骄傲自矜
————————(这是一张纸)
恼羞成怒

【安雷】三皇子的出逃记(上)

安哥视角。
骑士安x皇子雷
内容如标题。

01.
我现在迎来了我十八年骑士生涯的一个艰巨的挑战。
没有冠词第一是因为这个第一牺牲在了我入狱的那一刻。
好的,那么现在谁告诉一下我这是个什么情况?
手上的枷锁被打开,眼睛上蒙着的黑布被取下。我从长时间的黑暗回归光明。

从牢房高窗中投入的阳光看来这是我入狱的第三天。
一大早我就被人叫醒,在无视我微弱的起床气的情况下套上枷锁押出牢房,顺便一提这个国家的首都牢房环境确实不错,我觉得以我还没入狱前身上的钱来看甚至找不到比这儿更好的住所——虽然我宁愿露宿街头一点。
我没以为是自己获得了豁免,哪家获得豁免的囚犯会是这种待遇。而继枷锁而来的黑布更加证明了我是对的。
接下来发生的事只能靠感觉,我被押上车,一路颠簸。我坐在车上时心惊胆战,想着我应该还罪不致死这应该不是送我去刑场。
大概。
而我重见天日后映入眼帘的宏伟建筑总算是安抚了我的心。
还好还好,皇族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宫殿溅血。
即使刚踏上这颗星球的异乡人如我,也是知道这座宫殿的。
雷神殿,皇族的住处。
年轻貌美的女孩向我走来,对我露出一个带着花香般芬芳的笑容。
她示意我跟上,于是我跌跌撞撞地跟着她走进了雄伟的殿堂。
那位美丽的小姐带我去换了衣服,我对于终于能脱下囚服十分喜闻乐见,大概是心理作用,不论牢房的环境有多干净,我总觉得自己身边萦绕着一股发霉阴湿的味道。
然后她又将我的剑还给了我。
我拿着凝晶和流炎,心里有点发毛。这架势看起来也不像是觉得我勇气可嘉要放我自由。
“好了,安迷修先生,三皇子召见你。”
我……我收回前言。
皇族中,除了三皇子,都不会让自己的宫殿溅血。

要说这三皇子我也是不认识的,但我作为一个异乡人在来雷王星的路上也听人说了不少他的事情。
说他本来也是个好皇子,但后来跟着父亲去圣空星旅了一次游后,回来就性情大变,染上了圣空星那位大人一样的恶习。
找人打架。
那位大人呢找人打架是专找一个人,但雷王星三皇子不是,他来者不拒,但最近似乎品味有所提高。
我边听边一阵恶寒。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就是从圣空星上的船。那能叫打架吗?那是在改变地形吧!你们不知道圣空星失业率第一的职业是地图绘制师吗?
接着飞船上的人热烈地讨论起了那位大人的打架对象,而我已经决定在雷王星下了船就买票走人。
那个时候天真的我没有想到买个票的时间会让我锒铛入狱。

“我……我能不去吗?”我打算垂死挣扎一下。
“不能。”她打了个响指,于是我在下一秒就被十几道激光指了脑门。


02.
我在看见雷狮之前没有想过雷王星三皇子会是这个德性。
说实话他很好看,但如果他不要长得和打晕我让我锒铛入狱的罪魁祸首一模一样就好了。
本来我是想拒绝承认自己是因为强权而落得这个下场的,万一世界上真的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呢?但他以一个恶劣的微笑打碎了我的幻想。
他眯着那双紫色的眼睛,手撑着下巴,华冠贵服,微笑着对我说:“骑士先生,这几天过得怎么样啊?”
我脑子一抽,面对如此明显的挑衅,居然没有怼回去,只是呆不啦叽地回答他:“伙食不错。”
说完之后我就清醒了,恨不得抽几秒前的自己一巴掌。
他也愣住了。或许以为我在挑衅,他将身上红色的斗篷扯下,随手甩掉头上的王冠,一步一步逆着光向我走来。
我居然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来打一场吧。”
于是就是一场莫名其妙地厮杀。
我在落败的那一瞬间觉得厮杀这个词真是用错了,谁家的厮杀是建立在武器有问题的基础上的啊?
他在看见我的剑断了的时候一脸不可置信,硬生生是把他那柄锤子停了下来。他拎着锤子从我身上起来,向一个角落喊道:“怎么回事?!”
“三皇子……您怕是忘了这位先生的剑还在您的库房里……这是我们今天赶制的。”
雷狮愣了几秒。
我居然没有在一开始就反应过来这并不是正版货,还拎着它们打了这么久。我坐在地上,捶了自己几下。
“你跟我来。”他撇了我一眼。
可能是我们要走的通道的光线的问题,他的脸居然有点红。
见我迟迟没有跟上他,他倚在开了一线的门上回头看我。“你怎么还……靠你还拿着那两把破剑干什么!”
我低头看了看怀里的断剑。“好歹也是人家用了心做的。”
他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了。
“我们这是去干什么?”我问。并为刚刚三皇子自己推开门而震惊。
“把你的剑还给你,”他说。“然后再打一场。”
我无语凝噎。
“欸,”我想再开启一段对话,本来是打算问“你为什么要我陪你打架”,但当我发现我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是这个问题就诡异的变成了“你叫什么名字?”
总之我是不可能会叫他“三皇子殿下”这种词的。
“哈?”他瞪我一眼,“你妈没有……哦,”他突然来了个诡异的停顿。“雷狮。”
“我叫安迷修。”
雷狮看神经病一样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好歹我也是个继承人,不调查清楚他们不会让我和你打的。”
他说完这句话就加快了脚步,不再给我发问的机会。

03.
“雷狮我们……”我这句话还没说完他就把我丢了下来。
为什么是丢?
当我和他来到一扇门前时,他就把我拎了起来,然后,甩到了背上。“我的宫殿,你没有进入许可,要想进来就只能这样。”
我怀疑他在报复我。
或者是在炫耀他比我高。
“别的不行?”
他似乎笑了一下,“你能接受公主抱吗?”
我放弃了挣扎。

我被扔到地上后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说是一群可能不太对,只有三个。
其中比较矮的那位长得和雷狮有点像。他上下打量我一番,问道:“你们刚刚那个姿势是怎么回事。”
他分明是在向我和雷狮发问,但雷狮很明显不像或是不屑于解释,我只能展开一个尬笑,“是他自己说只能这样的。”
于是他就一脸“乡下人真好骗”的表情走开了。
“你是第一个直呼大哥名字还没死的人。”走之前还补充了一句。
“大哥?”这人不是三皇子吗?
他又倒退着走了回来。脸上的表情变成了“你的重点错了”,“他是我的大哥。”
“卡米尔,别多话。”雷狮终于出言打断了他,并向他招手,示意他过去。
剩下蹲在我旁边的两个人也起身,那个白毛还冲我笑了笑,一张颇为熟悉的脸。
星际通缉犯。帕洛斯。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在打算找点通缉犯换钱时翻开手册,然后发现我被圣空星王位继承人以阻挠其打架为由裱上了通缉手册这种事,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而就算之后问再也没有看过那本手册,对于悬赏金额超高的犯人的惊鸿一瞥里,我也记住了前五位。
帕洛斯赫然在列。
不过他很久未曾出现过,原来是被雷王星……招安了吗?
我撑起身,走到他们旁边。

话说回来,雷狮的卧室倒不像普通人想象中的那种皇族一样奢靡,反倒很冷感,房间里除了床就是占地面积巨大的中端。
他们都凑在一起,不知道在研究什么。
“雷狮……你不是要还我武器?”
他仿佛百忙之中抽空一般,臭着脸看我,并用眼神表示了对于我还没有把复制品扔掉的诧异。“安迷修,你以为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想了想,“因为尽骑士的义务反抗强权……然后触怒三皇子。”
“不是。”
他叹息一声。
“是因为,我想要你。”


———————
安迷修:雷狮请不要作出这么容易让人误解的发言。

评论
热度 ( 15 )

© 江离 | Powered by LOFTER